《神探驾到》“卖笑”贺岁 喜剧电影驶入4.0时代
发表时间:2014/12/12      来源:       阅读:687

       不管是从世界电影史上还是中国电影史来看,最初让观众感受到电影光魔魅力的都是喜剧,利用搞笑的噱头博君一笑,是电影呈现给观众的最初形态。早期电影史上最为人所知的明星卓别林,就是一位以卓越的喜剧才华为人所称道的电影大师,他所留下的喜剧作品《淘金记》、《城市之光》、《摩登时代》等多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未失去其夺目光彩。也许是从一开始就培养出的观影口味,喜剧一直是观众十分喜欢的类型,并在电影一百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成为最不可或缺的类型。

        从中国喜剧电影的发展史来看,内地喜剧与香港喜剧看似发展过程不尽相似,香港喜剧从五六十年代开始,就一直作品不断,经历了国语喜剧与粤语喜剧争艳的社会轻喜剧时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喜剧电影成为了社会的主流,喜剧电影类型更加丰富多彩,喜剧名导大咖频出;90年代,周星驰无厘头喜剧风靡一时,夸张、讽刺与自嘲,喜剧风格自成一家,尤其受到内地观众的追捧。而从内地来看,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喜剧电影开始进入有规模的创作阶段,聚焦于欣欣向荣的新时期生活,这一时期的喜剧主要以夸张性社会轻喜剧为主,九十年代,内地喜剧以充斥着黑色幽默、异想天开的荒诞喜剧为主,反映了改革开放十年之后都市人的价值与精神迷失。至2000年之后,香港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影响了内地一代人的幽默细胞,极大地影响了这个阶段内地的喜剧片创作,这个阶段,内地的贺岁档电影发展很快,而作为贺岁档顶梁柱的喜剧在这十几年间经历了以冯小刚为代表的冯氏喜剧与宁浩、徐峥、黄渤等为代表的年轻一代新喜剧电影。

        虽然两地喜剧具体的发展进程有错位,但总得来看,都发酵于生活轻喜剧时代,随后在小市民狂欢喜剧中映照着一个时期民众的真实处境与微妙心理,并在最后的无厘头与荒诞喜剧中尽情释放。随着喜剧电影的蓬勃发展,奇幻夸张喜剧初露端倪,并有可能引领接下来喜剧电影的发展态势,带领喜剧电影迈入4.0时代。从《分手大师》、《心花路放》到接下来即将上映的“卖笑”大戏《神探驾到》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奇幻夸张喜剧的发展趋势。

    

喜剧电影1.0时代:生活轻喜剧时代

       相比较内地电影上世纪80年代之前政治笼罩下的严肃与拘谨,导致喜剧电影产出的时断时续,香港电影人对于喜剧片的创作热情一直很高,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的繁荣期,喜剧片已经成为电影主打类型中一支不可忽略的力量;朱石麟、李萍倩等创作的国语喜剧以及大量粤语喜剧,反应了这一阶段香港市民的真实生活。《误佳期》、《中秋月》等作品以一种轻松幽默但又不失责任感的风格描摹出了这一阶段港人的生活百态。以这一阶段最为人们所称道的朱石麟的喜剧而言,其喜剧作品往往针对生活中不良一面温婉地加以奉劝,温和而不刻薄,深受观众的喜爱。内地在经过六七十年代的喜剧断层,80年代以解放思想的性格喜剧为主,其与朱石麟等人的生活轻喜剧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这一时代最有代表性的陈强、陈佩斯来言,《瞧这一家子》、《父与子》、《二子开店》等电影以一个家庭内部的矛盾展开内容,性格有点瑕疵的可笑的人往往是这些戏的主角,影片的矛盾点点到为止,没有尖锐的矛盾冲突,这一时期的喜剧温和可笑,以夸张的人物性格作为主要笑料,和六七十年代的港式喜剧有异曲同工之妙。

 

喜剧电影2.0时代:小市民狂欢喜剧时代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喜剧有了长足的发展,许氏三兄弟、新艺城影业有限公司的喜剧电影,成为那个时代最有票房号召力与观众缘的喜剧。许氏三兄弟分别是许冠文、许冠英、许冠杰三兄弟,他们所创作的《半斤八两》、《神探朱古力》等影片瞄准香港的中低层市民阶级,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与困顿挣扎,在香港底层市民中引发强烈共鸣。新艺城影业出品的《滑稽世界》、《鬼马智多星》、《最佳拍档》等电影,是最能代表其风格与成就的作品。《滑稽世界》虽然依旧有对于市民与时代的殷勤关切,但更夸张的风格充满着狂欢与放肆的特质。正如电影学者所言“不胜枚举的噱头甚至毫无节制的笑料,使人物形象极其滑稽动作显现出令人惊奇的卡通化效果。”

        而与香港80年代喜剧相似的是,内地90年代的喜剧以充斥着异想天开、夸张过火的荒诞喜剧为主。以黄建新的《站直了,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等讽刺喜剧,张建亚的《三毛从军记》、《王先生之浴火焚身》、冯小刚最早的《甲方乙方》等影片为例,比80年代的生活轻喜剧无处不在、小心翼翼的政治意识形态与隔靴搔痒的“强颜欢笑”相比,这一时期的内地喜剧终于回归了喜剧的本质,并具备了与外来创作者对话的能力。二十年后重新再看这些喜剧,它们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失去光彩。

 

喜剧电影3.0时代   “无厘头有用心”夸张喜剧

        谈起香港的喜剧电影,想必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前段时间周星驰几部电影的重映重新燃起影迷们对他的崇拜与认可,可见周氏喜剧跨越时间的夺目魅力。“无厘头”是指无端地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或说出莫名其妙的话,在周氏喜剧中,很多角色看起来“不可理喻”,但实际上是最充满着人性真诚光辉与蔑视权威的人物,影片中体现出的港民的坊间智慧,成为97香港回归前后香港市民的真实写照,其中的无厘头透露出的有用心,夸张喜剧中的低沉思考,成为近几十年以来最受关注与最受影迷追捧的喜剧。《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等影片,疯闹夸张的无厘头外表下,其实内里呈现的是悲凉的爱情故事,在过火与夸张之下,是最深情的人世感悟。

        内地喜剧2000年之后最受人关注的冯氏喜剧与以徐峥、宁浩为代表的新喜剧,皆体现了周星驰无厘头喜剧无处不在的影响,《不见不散》、《手机》、《大腕》、《天下无贼》等影片,对于当时的社会现象予以讽刺,并用幽默化的语言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注意点与人民的焦虑点。近几年大有盖过冯氏喜剧风头的宁浩、徐峥、黄渤等导演与演绎的新喜剧,正好迎合了以网络文化为养料的一代人的审美趣味,并在冯氏喜剧逐渐僵化与中产阶级化之下,迅速占据年轻一代的心灵愉悦高点,正如影评人所言,“相比之下,‘新一代喜剧’中涌现着一股渴望成功的野蛮力量,就像徐峥和黄渤在《泰囧》中那样拼死拼活是为了得到一份改变命运的授权书,或者像邓超在《分手大师》中那样以为自己掌握了世人的情感密码。”正好符合了当下观影主力军的心境,以一种疯狂体现出创作者的良苦用心。

 

喜剧电影4.0时代:奇幻荒诞癫狂喜剧

        在当下,喜剧已经成为了银幕上最不可或缺的电影类型,喜剧电影正在最大程度地承担着年轻观众宣泄内心压力的重任。现在的喜剧环境与十年前、五年前、甚至两三年前都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话语环境,现在网络上火爆的网络自制剧,在颠覆经典、颠覆权威的内容架构方面成为最受年轻人追捧的文化产品,这些年轻人每天沉迷于朋友圈、微博上快餐段子的快感,他们逛网店、追风旅游等,整个加快与略显浮躁的社会节奏使得奇幻荒诞癫狂喜剧逐渐成为喜剧主流。用观众的话来讲,这些喜剧正在以一种“玩大了”、“玩过了”的看似不羁方式俘获观众。

        这在今年与观众见面的《分手大师》、《心花路放》等电影中已经初露端倪,夸张的表演、略显癫狂与奇幻的剧情构架,正在成为喜剧主流。即将于观众见面的侦探喜剧《神探驾到》以奇幻夸张的故事内容来贴合过年期间欢乐祥和的气氛,将奉献给影迷一个精彩绝伦的观影体验。从目前这部影片宣传方打出的“超级没想到”、“无厘头、零标准、不叨逼”等方面来看,影片以一种超级反转剧情,万万没想到结局、不絮叨零标准的形式来迎合现在观众日益刁钻的观影口味,它颠覆了之前贺岁片大拼贴式的搞笑方式,以高逼格喜剧+犀利社会话题,给观众不一样的喜剧体验。

        总的来看,喜剧电影历经了以《误佳期》、《中秋月》等为代表的“生活轻喜剧时代”、以《半斤八两》、《站直了,别趴下》等为代表的“小市民狂欢喜剧”、《大话西游》、《泰囧》为代表的“无厘头有用心”的夸张喜剧阶段,《神探驾到》内里还是“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喜剧极尽搞笑本质,同时糅合了从卓别林喜剧时代就呈现的优秀喜剧特征,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奇幻夸张的故事内容,深刻的社会内涵,“卖笑”愉悦观众的同时又“悦心”。《神探驾到》糅合了之前三个阶段喜剧的优点,并结合当下观众的审美情趣,婉转幽默,善良讽刺,又加入了极其夸张与荒诞的喜剧元素,尽是过火尽是癫狂,人物造型、表演、场景设计奇幻浮夸,后现代荒诞感十足,助力喜剧电影迈入4.0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