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可辛挺赵薇拿金马影后:她比巩俐演得好
发表时间:2014/11/21      来源:新浪娱乐       阅读:480

    第51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将于2014年11月22日晚于台北市国父纪念馆举行。19日晚,入围最佳女主角的电影《亲爱的》在金马影展上放映。因台湾目前执行的是每年仅十部内地电影上映的配额制度,该片虽然已在内地下档,但在台湾还未上映,所以此次放映也算是电影首度在台湾亮相。


  在放映结束后对话新浪娱乐时,陈可辛坦言对于《亲爱的》没有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提名,“当然会失望,也百思不得其解”,还认为最可惜的是没有入围最佳编剧奖,称赞编剧张冀的剧本环环相扣,每一处细节都反映了中国现实社会的复杂性。但他同时也说,做人不能太贪心,人家给奖就拿不给就骂,当年《如果-爱》金马给了他最佳导演奖,令他完全想不到,这一次没入围,可能就是在还上一次的运气,每个电影节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他只能尊重和接受。


  最后谈及赵薇将凭借该片与《归来》里的巩俐、《黄金时代》里的汤唯等女演员角逐金马影后时,陈可辛也力挺赵薇,直言赵薇这一次比巩俐演得好,《归来》并不是巩俐最好的电影。不过赵薇目前还在美国拍摄《横冲直撞好莱坞》不能出席金马颁奖典礼,如果获奖,陈可辛是否会带领?他听后笑言,“我又没入围,好像也没理由出席,到时候只能让其他人去”。


  谈金马奖入围:

  最可惜编剧没提名

  力挺赵薇:她比巩俐演得好


  新浪娱乐:《亲爱的》没有入围到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好多台湾媒体为您抱不平,您失望吗?


  陈可辛:你说当时看到那个提名名单,我有没有失望或者意外,当然是有的。其实我对奖项都不是那么在意的,但这一部为什么会在意,因为这一部跟我以前的作品比,特别是从电影节奖项这个高度看,已经是最好的作品了。我个人觉得这个电影是改变了我的导演的生涯。因为它更写实,更朴素,更不用很多包装和花哨的东西,从剪辑、音乐、镜头的拍法等,都跟我以前拍的很不一样,是很大的突破。当然有突破,就希望别人看得到,那看不到的时候确实会失望。而且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有这样好的团队和这么好的剧本,还这么有勇气拍这样的作品,我能达到这个高度的机会已不多了。


  新浪娱乐:您自己觉得没入围可能是什么原因?


  陈可辛:为什么没入围,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戏其实在哪里都没有比我在金马奖更有信心,但结果差不多是全军覆没,我是真的不理解,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游戏规则,是那几个评审的口味,只能尊重和接受,不能人家给就拿不给就骂。当年《如果-爱》金马是唯一给我最佳导演奖的电影节,当时完全想不到,现在看可能那时候我更需要这个奖项,那今天可能就是还上一次的运气吧。不过,当时提名名单发布时,我们在内地上片才三天,没入围,的确有点影响到票房,这个我还是有点在意的。


  新浪娱乐:所有奖项里最遗憾哪个奖项没入围?


  陈可辛:最佳编剧奖。这个片子不像《中国合伙人》,主角所处的阶层和生活是我完全不了解的。但编剧很好,他对社会的理解很透彻,他写了一些东西确实是我拍的时候都不知道,后来看了很多评论才知道的,很多细节是一环扣一环的。比如那个丢的小孩站在幼儿园门口看里面的小孩玩,内地观众看了都很有共鸣,因为那个就代表外地人无法享受移民城市当地居民的一些待遇,因为没有户口,小孩进不了正规学校。


  新浪娱乐:赵薇这次在影后奖项上最强大的对手是巩俐,您觉得赵薇获奖机会大不大?


  陈可辛:我都没入围还有资格去参与这个吗?而且我不可能猜到赛果。但是你问我来讲,我可以肯定的说,赵薇比巩俐好,《归来》不是巩俐最好的电影。当然我很主观,因为我看到的不只是拍出来的东西,我还看到整个过程。那么我没有看到巩俐拍《归来》的过程,所以我不能讲。

  新浪娱乐:今年入围金马的电影大多是艺术片或者说是严肃电影,很高冷,感觉跟市场越来越远。

  陈可辛:金马的整个评审制度就是电影节的制度,跟戛纳、威尼斯一样,是那十几个人的审美。它没必要跟市场接轨,也不需要面对别人的质疑的。它不是香港电影金像奖,金像奖你是能够猜的,因为香港上千人有资格投票,基本上代表整个行业的心态,我们也是内行的人,能猜得出别人会怎么想。


  谈香港导演到内地拍片

  “我们早就不给香港观众拍电影了”

  “台湾电影本土意识强 工业意识弱”


  新浪娱乐:您去年担任台北电影节评审团主席,今年又参与金马创投的评审,从这些创投的案子里有没有看到什么新的气象?


  陈可辛:其实去年台北电影节就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我看到了一些很好的作品和有才华的年轻人,最大的意外就是,这些案子不是小清新,而是节奏非常好,跟观众沟通的,也有人文的东西,就是把商业跟艺术结合的最好的电影,我最喜欢的电影,很有活力,绝对是比香港、内地好得多。我当时就讲,台湾是三地里最活力的电影圈。当时就把我团队叫来,见了很多导演。但确实台湾有很典型的台湾问题,就是还不够工业的心态。


  新浪娱乐:“不够工业的心态”怎么理解?


  陈可辛:一是年轻导演很多时候可能更愿意找一些没有经验的,但是有钱的剧组。这样他就没有人去管了,他更不愿意找一个有经验的监制。另一个是台湾年轻人很慢,不着急。这一年来,我谈了十几个导演,我心目中锁定四五个导演,我是希望一年监制三到五部戏,但是一部都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可能我要找一个本地的制作人去跟他们讲,要找翻译,找一个明白他们心态的人去谈,不是我讲国语就可以谈成的。可能他们觉得自己人更理解他们心里面的那个思维、价值观、跟他担心的是什么。


  新浪娱乐:在您看来,台湾、香港、内地的优势能够整合吗?


  陈可辛:老实讲不容易。讲起来好像很悲观,尤其是站在台湾的角度。因为台湾的本土意识比香港更强,工业意识比香港更弱。就像澳洲、英国跟美国,其实你看澳洲的电影为什么一路做不起来,因为任何比较有能力的人都会在美国,因为是同一个语言,价值观也接近。台湾的经济体确实内地没法比。我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香港电影圈,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叛徒,觉得我不在香港拍戏,但香港才七百万人,怎么拍。我拍了一辈子电影,没有一部电影香港票房能回一半的本儿。


  新浪娱乐:从来都得靠香港以外的市场回本?


  陈可辛:以前我们香港,没有内地市场的时候,我们不是也靠台湾、新马、泰国、韩国、日本等市场回本嘛,台湾当时就是跟今天的内地一样,一开始也是买片,后来直接投资港片,90年代香港电影没落的时候直接是台湾老板决定拍什么戏。现在的香港观众在埋怨说,你们拍戏不是为我们拍,其实早就不是为香港人拍。


  新浪娱乐:可能纯粹为香港观众拍的片都是导演出于情怀在拍了。


  陈可辛:对,那是情怀,那不是工业。不是工业就等于不是职业,是兴趣来的。站在我的角度,第一个原则是要拍电影,我是一个导演,第二才是我是香港的导演。所以我会选择,在香港拍电影回不了本儿,我去拍合拍片。但老实讲香港导演在内地拍合拍片有很多水土不服的地方,更多的功能是拍类型片。那我确实不是一个类型片导演,我本来就是拍接地气的、人文的东西,就变成我的强项到内地是没法发挥的,拍大片我没兴趣,当然我也尽量做了几部符合大片审美的片子,但拍到《武侠》我就觉得太吃力了。那时刚好找到一个我喜欢的题材,《中国合伙人》,也找到一个跟我非常合的编剧张冀,我才能够真正回去拍像我早期在香港拍的电影。